第65章兽血沸腾,猿猴狂暴 - 特种兵之兽血沸腾

第65章兽血沸腾,猿猴狂暴

?阎王叹息道:“不用说,1号要被淘汰。三个小时内完成10根任务量,我们都做不到。” 老狐狸沉声,道:“刺头兵就是刺头兵,没看头都被他给吓住了?要是头不走,两人硬扛着,1号一百根都有!完成不了,狼头那边肯定又说头故意针对。到时候,1号没被淘汰,头的威严何在?” “菜鸟们渐渐以1号为中心,连回炉再造的战狼特战队也渐渐的佩服。这样发展下去,到最后他们会以1号为中心,形成一股强大的凝聚力。”老狐狸道。 “这是好事。不过,说什么都没用了。1号过不了10根这一关,同样被淘汰。”阎王无奈道。 陆锋渐渐在队伍中形成很大的影响,阎王怎么看不出来? 现在,陆锋面临最大的问题是如何才能在3个小时内踢断十根。 这个考核项目是国际猎人学校的训练项目,训练士兵无所畏惧的狂暴性。 据说在训练的时候,经常有人踢断腿。踢断腿的人,同样被淘汰,训练非常的残忍。 不过,也有人在训练中狂暴成功,力量暴涨。听说西伯利亚地下拳手,就是通过这样的训练方式将自己的狂暴性激发出来,而最高的训练境界是与大灰熊赤手搏斗,徒手撕裂大灰熊,相当的恐怖! 阎王他们还没能达到这样的境界,以他们目前的实力,3个小时内最多能踢断5根! 陆锋年纪轻轻,又没有接受过系统的训练,想靠一身蛮力踢断10根,无疑天方夜谭。 昨天确实把雷战绞飞,不过是华而不实的招数,想要踢断40公分的木桩,靠的是真正的力量! 此时,没有人在关注陆锋,想要在3个小时内踢断木桩,只能依靠自己。 “哈!” 70号学员飞起一脚,狠狠踹向木桩,脚板踢在木桩上。木桩纹丝不动,像是一根铁柱,反震的力量,震得70号脚板发麻。 “尼玛!这是什么木头这么硬!” “拼了!” 70号咬紧牙关,疯狂击打,伴随一声声狂吼,像在宣泄自己的怒火。 李二牛大吼一声,像头疯狂的公牛。在踢打木桩的时候,嗷嗷狂叫,通过这样的方式,转移自己脚部疼痛。 王艳兵咬牙,道:“不就踢断一根木头吗?怕什么!踢!” 王艳兵也开始疯狂起来。 相对于何晨光,他就冷静多了。从小他就开始训练踢木桩,但是要踢断这么粗的木桩,是第一次。 “他们特种兵能做到,为什么我不能做到?我的目标是成为最优秀的特种兵!我要超越他们!” 何晨光体内涌出一股狂热,猛然一击侧踢,轰向木桩。 ........ 冷锋等人没有立刻踢打木桩,而是在木桩的周围观察,手掌在木桩上拍了拍,脚跟又试着轻踢几下。 “木桩用水浸泡过,韧性很大。”俞飞眉头锁紧。 “他怎么知道我们平时训练使用20公分木桩?”史三八疑惑道。 “难道是队长告诉他的?”板砖道。 “记住,我们是回炉再造,要是我们不能突破以前的成绩,来这里干什么?看雷战牛逼逼轰轰的白眼吗?”邵兵冷声道。 “各自想办法!必须在3个小时内,完成任务!这是命令!”邵兵命令道。 “是!” 这对他们来说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挑战,撑过去,实力肯定提升一大截。 冷锋开始做热身运动,将体内的热血激发出来。这是一场硬仗。 他带着几分好奇的目光看向陆锋,这家伙要完成10根木桩,可能吗? 冷锋目光转向陆锋的时候,看到陆锋坐在木桩前。 “现在才知道错,不是晚了?”冷锋冷哼一声。 菜鸟就是菜鸟,在军队中,只有服从,质疑长官的命令,只会等待更有严厉的惩罚。 这点道理都不懂! 按照,陆锋之前表现出来的实力,3个小时内,或许有可能踢断一根,想要踢断两根,不大可能。 现在10根绝对不可能! “自暴自弃了。” 冷锋本来把陆锋当成自己的对手,现在看来自己有点高估他了。 就在冷锋准备收回目光的时候,忽然看到陆锋慢慢的站起来,眼神充满野性,身上一股类似狂暴的气息散发出来。 “怎么回事?难道他没有放弃?” ...... 陆锋的身体属性,能够使用猿猴狂暴技能,连击8次。8次后,他体力会全部消耗干净,需要等待时间的恢复,最少需要一天的时间才能恢复到体能的巅峰状态。 “10根……不管了,先解决8根,在说!” 陆锋猛然站起身体,身上顿时涌出一股狂暴的气息,双眼通红。军服下腿部的青筋一根根突起,肌肉开始鼓动起来。 “猿猴狂暴!” 陆锋身上的狂暴气息瞬间达到顶点,右腿鼓动起来的肌肉瞬间绷紧,犹如铁块。 在这一刻,陆锋全身力量集中在右腿。 呼! 陆锋狂暴一击,轰向木桩。 咔嚓一声! 40公分的木桩,在右腿击中的一瞬间,发出断裂枝丫声! 被踢断的半截木头,飞向地面五六米远,在地面上发出重重的撞击声。 刹那间,所有人的目光再次集中到陆锋的身上。 一脚踢断木桩? 所有人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,一脸骇然的盯着陆锋。 可是,这还没有结束! 陆锋身影一闪,又连续击出7腿。 砰! 砰! 连续7声剧烈撞击声,又有7根木桩,被陆锋一脚踢断! 我靠!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望着陆锋,像是看到怪物一样。 距离考核开始过去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! 陆锋一口气踢断8根木桩,全身像虚脱了一般,无力的坐在地面上。 “猿猴狂暴技能确实恐怖,不过连续8次,感觉身体被掏空!” 陆锋无奈的露出一丝苦笑。 而且,陆锋刚才太过用力,坚硬的军鞋都四分五裂了! 鞋子都踢烂,可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