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章泥沼中的感悟狸伏狼行 - 特种兵之兽血沸腾

第39章泥沼中的感悟狸伏狼行

?田果喃喃自语:“他以前那么胆小,现在都不怕,我怕什么?” 她一咬牙,快速的写下遗书。 雷战本以为陆锋会是第21个自愿放弃,没想陆锋口出狂言,自信能通过! 不是当面他这个教官的一种挑衅? 自然对方那么不识趣,没必要跟他那么多废话。 雷战厉声喊道:“所有教官出列!” 顿时,阎王,老狐狸等人手持95自动步枪,全副武装,个个杀气腾腾,迈着矫健步伐走到队伍的前面。 他们每一个人散发出来的气势犹如一把锐利的军刀,透着一股冰冷的杀气。 最后面一排的新兵虽然隔着将近十米远,但是依旧能够感觉到那股冰冷的寒意! 不由自主的在内心深处涌起一股恐惧。 当有人触及到他们深邃的双眼时,感觉像猛兽的眼神散发出来的寒光,心中顿时猛然一颤。 个个暗暗吞下了口水,告诉自己千万不要得罪这几个教官。 虽然他们只有七个人,但是当他们全部站成一排的时候散发出来的气势,似乎压过三百多人的气势! 阎王他们都经历过最残酷的训练,上过真正的战场,接受战火的洗礼! 所以,他们每一个人散发出来的气势与那些新兵蛋子截然不同,像是一头饥饿的野狼面对羔羊。 雷战声音犹如惊雷炸起。 “你们过去在连队的训练,都是小打小闹。现在,站在你们面前的都是在战场经历过生死考验的教官。在他们每个一个人手上,最少有10个敌人的性命!” “他们在野外作战的时候,生吃过蛇,蚯蚓,蚂蚱,田鼠等等,他们可以千里追击敌人,连续急行军三天三夜!” 所有人听雷战的讲述,个个心中翻起一阵阵骇浪,脸色都变了! 他们虽然都有心理准备,但是当这些曾经只是听到别人议论,半真半假,现在从雷战这个兵王口中说出来的时候,所有人都震住了。 “所以,你们要想成为一名真正的特种兵,需要进行的训练,非常人所能忍!”雷战犀利的目光扫向众人。 他的目光最后落向阎王等人。 “记住,我们模拟的是国际猎人学校的训练,要是你们不合格,你们所有教官,都给我回炉再造!就像战狼特战队一样!” 阎王等人脸色不禁一变,这件事雷战之前并没有跟他们说过。 看来这次雷战是铁了心了! 陆锋眼角露出一丝冷笑。 “这个雷战果然六亲不认!” 龙小云严肃的站在一边,她也没想到雷战竟然把雷电突击队也拉下水。 “有点意思!” 阎王接到雷战的指示,走向龙小云,敬礼,道:“龙队长,你是否要说几句?” 龙小云走到队伍前面,沉声道:“丛林法则,向来是优胜略汰!特种兵是部队中最精锐的作战部队,只有留下最强的小部分人!” “为了挑选出最优秀的人才,雷队长,我希望你们的训练更狠一点!把所有人的极限都激发出来!” 学员们倒吸一口凉气,雷战之前说已经够狠了,连遗书都让他们写了,还有比这更狠的吗? 雷战目不斜视,道:“龙队长放心,在我这里只有更狠!” “拭目以待。”龙小云道。 龙小云眼神落在陆锋身上,发现陆锋的表情还是这么充满自信,意志丝毫没有动摇。 “这么大自信,估计他还不知道国际猎人学校有多恐怖吧。果然是不知者无畏!” 龙小云知道雷战去国外查过很多国家特种兵训练,积累丰富的训练经验,其中以国际猎人学校最为变态。 关于国际猎人学校的训练,龙小云清楚一些,雷战如果真的用在训练新兵的身上,会有几个撑能得住? 而且陆锋又刚刚把雷战给激怒了,按照他小气的性格,肯定会增加训练的难度。 龙小云的目光又落在冷锋等人身上。 这对他们也是一次挑战。 剩下的人,很快将遗书写好,交给阎王。 雷战犀利的眼神再次扫向众人,道:“现在进行五公里沼泽地越野,到达五公里外的训练基地,最后面的十人淘汰!” “阎王,带他们去沼泽。” “是!” 阎王面向队伍,喊道:“全部都有,向右转,跑去走!” 在阎王等人带领下,众人很快来到两米外一条经过设置的人工河。 陆锋目光扫向人工河,河面上都是泥泞的泥巴以及少量水。 阎王喊道:“我宣布一下积分规则,以后你们每进行一次训练考核,都会获得相应积分,积分第一的人,很可能会成为文新组建的特种兵部队的队长。” “菜鸟么,拿出你们吃奶的劲,奔跑吧!”阎王最后喊道。 阎王的话刚落,冷锋等人率先冲向人工河。 穿越沼泽? 这对他们来说太简单了,他们曾经接受过类似的训练。 陆锋是第六个跳入人工河,刚刚接触泥泞的河面,脚下一滑,差点摔倒。 陆锋尽量控制身体的平衡,不得不放慢脚步。 后面的人看到陆锋也跳下来,虽然晃动了几下,但并没有摔倒。 他行,我肯定也行! 大家都是新人,没有接受过这方面的训练。 但是,后面跟着跳入沼泽的新兵们立刻知道错了。 他们在接触地面一刹那,跟陆锋之前的动作一样,脚下猛然向前一滑,身体立刻向后倾斜。 “啊!” 一名新兵一屁股坐在地上。 很快,一个,两个,三个...... 人工河里不断的发出啪啪的摔倒声。 “哎呀!” 田果刚刚爬起来,才向前走出两步,身体左后摇晃,再次扑向前面,变成了泥人。 “这个破地方,怎么那么难跑,姑奶奶的屁股都要摔烂了!”田果不停的抱怨。 欧阳倩也好不到哪去,连续被摔了几个屁股朝天。 “果果,别泄气,我们一定能找到办法。”欧阳倩给田果鼓励道。 “变态的训练方式,只会折磨人!”田果撅着嘴皮骂道。 “你看看陆锋,他一定也在摸索如何奔走的方法,他都没有放弃,我们怎么会先放弃?”欧阳倩再次从泥地上站起来。 田果看向陆锋,眼睛不由得一亮。